History Final Exam

History Final Exam

2020年,发生了很多事件。我一直在思考,真的是2020年的大事件比2019,2018多出很多吗?因为今年所发生的无论是国内、国际、政治、经济、文化、历史遗留等等重大事件,从我个人的观感来说,比往年都要多出一个数量级的感觉。究竟是疫情导致了这些事件,还是因为人们在疫情期间更加有精力和时间去挖掘信息,我一直在思考。历史告诉我们,事情具有两面性,不具有绝对性。一部分事件,是因为疫情爆发给人们心理上带来的压力所导致的;而另一部分事件,则是必然会发生的,无论是否有疫情的刺激。

扪心自问,我并不清楚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具体指什么,受谁影响,被谁控制,如何平衡,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会浮现出来,我认为没有人能够基于现在的事实对未来做出正确的判断,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今世界不同的声音和看法百花齐放,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而后人,我们只是为了证明历史的作用,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利用有利于自己的信息,得出了“以史为鉴”的方法。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人类唯一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纵观世界人类发展史,发现无论朝代更迭、经济发展等活动都在不断的重复过去。

准备出国留学,是因为我坚信走的越远,所见的越多,所经历的越丰富,越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无论从时间尺度还是空间尺度来说,我们永远都很渺小,都很脆弱。唯一所能做的,就是给自己积累换取更大尺度的筹码,思考方式上、行为方式上得到数量级地跃升。例如,我们人类所能切身感知到的数量之多1000,从古至今,我们深刻理解了一个苹果,十口人,一百亩地,一千两银子,再往大算,人们就会失去“度量感”。十万和一百万其实在我们的认知里是没有区别的,因为我们并不能通过现实切身地体会到他们的差距,我们只是了解这两个数量都很大;而计算机则不同,计算机就是为了精确大数计算而诞生的,如果把计算机当作一个人,那么他对于数的“度量感”是远高于人类的,计算机清楚地知道一百万和一千万之间的区别,冯·诺依曼以及未来的量子计算机架构决定了他天生就有感知大数的能力。人和计算机相互协作,优势互补,意味着我们能够对更广域的数量级有完全的感知,也能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世界。

以下,我想通过两个新闻事件体现我对疫情影响之下我的个人学业以及逆全球化趋势之下未来我的职业发展。

个人学业

加州众议院第5号宪法修正案(ACA 5)于2020年3月12日通过了加州议会规则委员会,以及于2020年5月5日,在公共就业和退休议会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通过了法案投票。该法案旨在废止“加利福尼亚州宪法禁止该州基于种族,性别、肤色、民族或原籍而在公共就业,公共教育或公共承包方面歧视或给予任何个人或团体以优惠待遇”。从公共教育角度上讲,种族因素将纳入大学申请评估之中。亚裔的入学比例将成倍下降,加州亚裔人口约占15%,但在加州公立大学学生中比例约为30%,此法案相当于将一半的亚裔赶出加州公立大学。

这让我想起了今日由于疫情,美国越来越多的大学表示取消SAT成绩要求,可以作为可选项提交。我当时开玩笑地对一位朋友说,这下说不定斯坦福有戏了。他说那大学官网也明确说明了不考虑种族因素,但同等其他条件下,亚裔的实际录取分数远高于其他种族。我醍醐灌顶,我将这种行为定义为“传统”,而法律规定则定义为“现代”。我不知道“现代”与“传统”孰强孰弱,谁在道德上更能站住脚。当人们疯狂追求“现代”的时候,传统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

客观上讲,该法案对于我个人学业是负面影响的。但我认为更多的因素应该被纳入考虑,时间是唯一量度。现在的路,未来的路,更多的像是在走迷宫,没有人能够以上帝视角俯瞰整个迷宫地图。我亦是迷宫中渺小的,不断寻找方向,试错前进的一粒尘埃,没有人知道我的征途在哪里,除了我的努力,一阵风可以把我吹回原地,也可以把我吹到成功的彼岸。风口上,猪都能飞。反之,逆风口,火箭都不一定能飞起来。

  • Title: History Final Exam
  • Author: Haojin Li
  • Copyright: This article is licensed under the CC BY-NC-SA 4.0 License.
  • Date: 06-30-2020
  • Link: https://blog.lihaojin.cn/post/117a3f75.html

Comments